字节跳动正在重新考虑字节跳动VR(虚拟现实)业务PICO的战略定位。

 

10月23日,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,近期PICO多位核心业务负责人相继离职和调岗,今年上半年,PICO副总裁任利锋已实际意义上处于离职状态,长期不负责PICO的业务管理,但仍挂职在公司内。

澎湃新闻记者确认到,目前任利锋在字节跳动内部系统飞书的状态为请假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任利锋将在今年年底正式离职。

目前,PICO内部业务主要分为市场部门、硬件部门、OS产品部门、内容文化部门和社交中心,其中大量员工被裁员或主动离职。

据内部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PICO此前高峰期员工数量超过2000人,其中市场部门员工离职约2/3,技术部门流失率稍低,目前整体离职员工数量接近高峰时期的一半。

当天晚些时候,PICO相关负责人回复澎湃新闻称,公司会保持产品正常运营,并持续加强在产品技术方面的投入。

多名高管相继离开

澎湃新闻记者独家获悉,PICO总裁周宏伟目前直接指挥硬件部门,OS产品部门负责人为马杰思,其原来为小米VR部门总负责人。据去年5月的公开报道,马杰思进入PICO后担任社交中心负责人,负责旗下轻世界产品,但据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社交中心已流失大量员工,对轻世界的投入也大幅缩减,马杰思已任OS产品部门负责人。不过,目前马杰思在飞书上的状态仍为社交中心负责人。

此次离职的重灾区是PICO的内容文化部门。内容文化部门总负责人正是任利锋。作为抖音团队的创始成员之一,任利锋曾担任产品负责人,被外界视为抖音元老之一。

任利锋调任PICO后,不少抖音核心骨干相继转岗PICO,其中包括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、抖音娱乐总监吴作敏等。

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在任利锋长期处于接近离职状态后,原抖音综艺负责人宋秉华在去年年底已经调岗回到抖音,仍回到综艺和娱乐部门。吴作敏目前仍在PICO负责视频业务,但未来或有变动。今年9月至10月内,曾深受任利锋重用的PICO视频直播负责人刘彧已离职。另外,任利锋手下的内容产品负责人也已经离开PICO,转岗回到抖音内部。

根据澎湃新闻记者梳理,这也意味着,在字节宣布收购PICO两年内,来自抖音的核心管理层已有相当数量离开了PICO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周宏伟在2015年创办PICO,他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,曾在果链代工巨头歌尔股份任职十年。离开歌尔声学之后,周宏伟选择创业,并组建VR技术团队,进入头显市场。2021年9月,字节正式宣布收购PICO,高调入局VR行业,周宏伟也选择和字节跳动团队共同管理PICO。

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周宏伟近期曾前往新加坡,和字节跳动创始人汇报PICO相关动态,高层对PICO的兴趣似乎没有前两年大了,所以预计PICO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有调整。另一内部人士透露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有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,有传言称,2021年在字节跳动收购PICO时,与原PICO管理层签订合作协议,原PICO管理层将获得一定经济回报,目前合作协议规定的期限未到。不过该消息未得到字节方面的证实。

2022年9月27日,PICO在中国市场正式发布新一代VR一体机——PICO 4系列,售价2499元起。该产品是PICO被字节跳动收购以来,首次发布升级换代产品,一经发布便吸引广泛关注。

当时,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字节在VR行业接触了很多公司,和PICO聊得最好,也认为PICO是其中最有潜力、文化上最匹配的公司。当时大家一拍即合,PICO就加入了字节。 他认为,双方匹配的原因主要由于PICO与字节的内容业务可以结合。

元宇宙,进攻还是撤退

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,从2021年9月字节正式宣布收购PICO以来,PICO团队规模扩张极为迅速,从最初的200人扩张至约2000人,其中海外团队占比约30%。

自从PICO4发布以来,有关PICO的质疑声不绝。此前有传言称,由于内部组织人数快速扩张,在PICO内部成抖音派和PICO派不同团队,并出现派系之争。

去年11月,PICO相关负责人曾告诉澎湃新闻:非常重视外界对PICO的关注和对产品的反馈。但是对于公司组织层面的一些猜测和传言,只能说这是一种臆测,不符合事实。

今年以来,PICO更是经历多轮裁员,今年2月份,其裁员规模达到20%-30%。另有媒体报道称,PICO业务将被逐步关停,字节跳动放弃元宇宙。

对此,10月23日,字节方面回应澎湃新闻记者称,消息不实,PICO在正常运营,公司会长期投入XR业务。

去年爆红的元宇宙业务,已成为让不少大厂头疼的鸡肋。有消息称,腾讯从今年8月开始重组XR团队,并计划代理Meta旗下的VR头显Oculus Quest,参考腾讯与任天堂的合作方式。澎湃新闻记者从接近腾讯人士处获悉,该消息属实。

公开资料显示,XR指的是扩展现实,是VR(虚拟现实)/AR(增强现实)/MR(混合现实)三者的集合,通过将三者的视觉交互技术相融合,为体验者带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无缝转换的沉浸感。XR被视为元宇宙领域的重要技术之一。

今年2月16日,腾讯曾对XR业务进行大规模调整,被外界视为接近退出XR业务。当时,腾讯回应澎湃新闻称,计划对自研硬件发展路线调整,并对业务线内相关的组织、岗位进行优化。除腾讯、字节之外,今年以来,包括Meta、微软、快手等多家公司陆续对元宇宙、XR业务进行组织或人员调整,以进一步提升业务效率。

过于烧钱是元宇宙业务在大厂内部频频受阻的重要原因。VR硬件的器件需要定制,不管是核心器件还是整机制作成本都极为高昂,目前市场需求还在培育阶段,盈利路径不清晰。一位PICO技术人士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目前VR开发至少需要100人以上的团队做硬件和软件,且在设计与制造、内容制作、算法优化等领域都要持续性投入。如果资金实力不足且产品力不强的话,持续投入几年后就会面临资金困难,需要较长期的投入和足够的耐心。

作者 admin